巍亦.

嘿(⁎⚈᷀᷁ᴗ⚈᷀᷁⁎)这里巍亦。大家也可以叫我小疼/安安哦

主文野/阴阳师乙女

扣扣940830544来勾搭我嘛~

一个走在画手的路上,梦想当一个歌手的文手。想勾搭画手QAQ

谁来为他们发声?


Muize.lupe:


写在前面的话


杂谈允许转载


个人见解,肯定含有大量的个人观点,但是非引战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少回复评论,但是如果引战类评论会删除,撕逼苗头的评论会删除,请自行去私信。


对我有人身攻击意味的评论会删除。


不求每个人都认同。




 


今天又看到了关于文手比画手辛苦这样言论的说说,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谈谈自己的观点。


我必须要说的一点是当你们在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而愤愤不平的时候,请想想看,在你说这样的言论的时候对于一个画手否定有多大?


 


我并没有说你们双标的意思,作为一个文手我是理解当你们发出这样的文字的心情的。但是同时,作为一个从默默无闻走到现在的写手,一个纯写手,一个认识并且接触了很多画手的写手,我却想为画手发声。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不甘,但是同时,这个世界史公平并且不公平的,比起你们所抱怨的不公平,更多的是公平不是吗?


 


我们来根据经常谈论的几个现象来说说。



一个cp的热门多为画少为文




我们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时代是一个快餐时代,比起耗费大量的时间去阅读一篇长达几千甚至上万字的文字,一张好看的,直观的,充满视觉冲击的画相对于文来讲,确实很吸引人。


但是我想提的,却是一个大家很少会想到的观点。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去写这篇文,是为了什么?


说对于喜欢一个cp或者说去写出什么其实都是虚的,因为在同人创作者之中,大部分的人群都正处于12岁(初一)到25岁之间,真正说能做到对于众人评价抱有完全无视的态度的人太少太少了。


我们比较直观的来讲,你去创作,多数都是为了读者。


那么我比较直白的说一句话,可能很严肃,可能很多人对这句话非常不屑,但是同时,也可能将很多人打醒。


既然,你不愿意去迎合你的读者,那么,如果你一没有无视这样的冷遇的勇气,没有耐得住寂寞的心,二没有在哪里都能发光的实力。那么,你还在抱怨什么?你该抱怨什么?你该做什么?


 


再者,我必须说一点的是,在现在,有多少文手能甘愿寂寞的去磨一篇足以支撑他得到那么多喜欢的一篇文?而这样的作者,在写了一年,并且坚持发粮之后,又有几个,还是那样默默无闻的?


 


而同时,能上热门的画手爹爹们,在你们看到他们高超的画技之前,你们可有想过这位爹爹,从入门到现在,画了多久?画了多少?


 



画比文更容易涨粉,更容易火。




 


对于这一点,前者我是赞同的,这个我也不藏着掖着。后者我否定,完全否定。


说句实在话,在主页我突然看到了一个好看的画,我去戳他的头像,看到他的主页有我喜欢的cp的画,我会去点关注。但是被推荐到我的主页的文,我不一定会去看,也不一定会对这个作者点关注,即便是他的热度再高。事实上我的七百多关注至少有五百多是画手。


 


但是同时关于第二点,我给你们讲一个实例。我和我绑画阿曼。


目前我的粉丝数是3200+,阿曼的粉丝是400+,同样是画手和文手。


其实对于阿曼的粉丝数我是真的,特别心疼的,因为我跟她很熟,所以我了解曼曼,她的空间相册里,去年一年,初三的一年,画了一百多张画。


还有一位爹地,一位孩厨,一年画了五十多个孩子。每一个都有详细设定,好看的让我想要嫁的那种好看,但现在也几乎没有人看她的画。


还有我发现的很多爹地,无论是人体还是上色都爆好,又很高产,但是一张画的热度只有不超过二十的热度。


很触目惊心对吧?我看到的时候也很触目惊心,甚至是心疼的想要将他们告诉全世界那样的冲动。是不是似曾相识?是不是感觉有所共鸣,因为文手之中有与他们相同的存在。


在你们为自己抱不平而侃侃而谈,而高谈阔论的时候,谁来为他们发声?


不公平的现象哪里没有?无论是文手还是画手。谁没有沉寂不被人所知的时候?谁没有努力但是得不到回报的时候?


是文手的专属吗?不是。


画手就一定比文手要容易出头吗?不是。


既然这些都不是,那么这样的偏见从何而来?


 



最后一点却不是列现象,而是我作为一个文手,想对各位文手说的一些话。




 


我与大家相同,可能很多人看着我现在一篇文章大几百的热度的时候,是很难以想象我以前的一篇文章最高热度不会超过四十并且是在平均热度都在三四十的圈子里,我的文章最高热度才刚刚够到了平均热度的线。


甚至在我最开始写凹凸的同人文的时候,一翻凹凸的主页,文章都在一百到两百以上的时候,我磨了一个星期的一篇四千加的文章,热度只有三十多一点点


甚至我去年一年的写作,写了近三十万字,也只涨了不到七百的粉丝。


我列出这些例子是想说什么呢?


没有谁的成功是一蹴而就,但是也不会谁努力了很久很久,却全无回报。


我相信每一个人第一次进入lof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热度或者是关注数,而是每一篇文章下面那个,只有作者能看到,现在却很少人去看的浏览量


我的文章,有几百几千的浏览量啊!有那么多人看啊!这种最开始的,最简单的感动,你还能拾起吗?


第一次收到小红心


第一次收到小蓝手


第一次收到写的真好!这样的评论


第一次收到长评


第一次收到画手爹爹的同人创作


那些感动啊,那些支撑你继续写作下去的东西


你还记得吗?


 


谁来为他们发声?


谁来为心有不甘的画手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那些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喜欢的别人不喜欢的事的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当初那个那样感谢画手爹爹的你们发声?


谁来为单纯的忠于写作的自己发声?


我一直都觉得初心这个词是个很矫情的词,但是我却很想在这里用这个词。


只要你有初心,只要你有耐得住沉寂的勇气,只要你有满足于现状的心态,只要你慢慢的丰富自己的羽翼,给予自己足够的实力,那么,你是画手还是文手,又有什么不同?

「文豪乙女」(伪)芥川龙之介

「窗子」-芥川龙之介

#第一人称
#没头没脑没头没尾的文
#厕所读物



平淡无奇的我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

我的日常生活无非就是在休息时间追追番或者补补番。然而最近我却迷上了一个旧番-文豪野犬。

我真的超喜欢里面的剧情和画风,特别是芥川龙之介。我真的超喜欢他。

自从那以后,我开始因为我的一点点小私心来写他的乙女文,同人文,或者耽美的。

每天都在脑补他们的故事。在每天晚上,风都睡下来的时候一下下的敲出心头的文字,发表出来希望大家能看到我写的故事。

今天我依旧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准备上学。一路上没有注意太阳光线照射的方向,没有注意每日晨风吹过的方向,没有注意为何在炎炎的夏日树叶却枯黄的偏偏飘落。

仍是无精打采的到了学校,坐在靠窗的位置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微风吹过,吹起半遮掩窗帘,也将我的思绪从梦中带到现实。

“咳咳咳……”窗外传来一阵轻咳。

是谁在窗外走过?

微风源源不断的从窗外吹过来,窗子外的事物有意无意的照进我的眼眸,让我看清了窗子外的东西。

发尾稍许有些白的少年穿着黑色的风衣站在窗子外,稍稍侧着身子,用手捂着嘴轻轻的咳着,并不希望打扰到其他的人。

回头发现教室里并没有人,这让我越发觉得奇怪。

因为稍许的近视,我并没有看见窗子外的人是谁。

我稍稍眯起眼睛凑近想看清窗外的人,却没想到那人也抬起头看向我。

突然感觉眼前似乎更加清晰,窗子外的少年正是他!

-芥川龙之介



写的没头没尾,大概就是来到了镜面世界

失踪人口突然回归(诈尸)
突然脑洞的结果///
不要脸的打tag(轻打)
反正烂文一个吧(ㅍ_ㅍ)

不要脸的求小心心❤️

「点文」 今天人家超开心的///

哇,八十fo点文啦///
限阴阳师 文野乙女///男你还是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随挑///

因为最近肝都快炸了所以就挑一个文写吧,最好私信吧,带梗带写什么格式


话说我来LOFTER说多不多,有一个月了,涨到八十fo简直不敢相信///一直都感觉好开心,哪怕一个小小的小心心也可以让我开心很久了!更何况居然有人fo我!虽然看起来有些矫情,但是就让我矫情一下嘛~真的超开心的!

谢谢你们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屯梗」

「梦境障碍症」常伴随「嗜睡症」患者,患者在睡着的情况下依据自身的状况而进入自己的梦境。

而患者自己在进入梦境期间并不知道自己身处的是现实还是梦境,患者大脑并分不清。

所以,患者的思想和意识有时是分不清 控制不住的。

醒来和入梦无意识,因为在梦中时身体各个部位都是休眠状态,所以并不影响身体状况,「梦境障碍症」只是精神上的疾病。




早就想出了,也发了一篇原创文,结果贴吧里说有违禁词所以被禁了qaqqq
等我肝完手中这篇我就再用这个梗写篇文野的吧tatttt


梦回南朝乙女「鸣鹤×你」

鸣鹤×你

相遇篇

“宛香苑见。”

短短的几个字,加上几副简笔画包成的一封信换走了你的暖玉。

哪个混蛋⋯⋯

你按时赴约来到了宛香苑⋯⋯

话说 这不是青楼吗⋯⋯
那个混蛋要把我卖了吗⋯⋯

在你想入非非时。

“这位小姐是在等人呢?还是就是这里的人呢~没见过你呀,新来的吗?”一个典型的痞子的声音从你背后响起。

你转身一看。

嗯⋯⋯和纸上的简笔画挺像的啊,画画水准还行。

“小女子并非此人,也并非等人。公子何事?”先逗逗这个混蛋再说。

“呃⋯⋯抱歉啊,小爷认错人了⋯⋯”他尴尬的笑了一下,眼睛眯成笑眼,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刘海修剪的刚刚好微微掩住了淡淡的柳叶眉,皮肤光滑洁白,像玉般无暇。

他的腰间系了一块玉环,成色极好,散落的长发尾编一节辫子,辫尾扎了一个同心结。

“不过⋯⋯公子不好奇我来此何事吗?”看他转身就走的架势,你叫住了他。

“哈⋯⋯小爷差点就被你骗了呢。”他停住了脚步,玩弄这他的辫尾。

“混蛋!快把东西还给我!”看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你就来气。

“嗯⋯⋯跟我赌一场吧。你赢了我给你,我赢了你给我。”他似笑非笑的说。

“行!打赌我没输过。”你豪爽的往桌上一拍。

规则:别人筛骰子,1-3算小,4-6算大,猜中了的算赢。

“我先!小!”

“那我就只有大咯”鸣鹤说到。

“小小小小小!”你大叫。

鸣鹤那一脸鄙夷的眼光看着你,在青楼中还叫这么大声,那么激动。

大⋯⋯

“啊啊啊!暖玉没了我怎么拯救世界啊!”你抱头大喊。

“喏⋯⋯”鸣鹤伸手递给我暖玉。

“不是说我给你吗⋯⋯”

“小爷说你给我又不是给我这块玉。是 你,给我。”



啊啊啊!强行安利这个游戏啊!
梦回南朝!!!
吃我安利吃我安利吃我安利啊!

鸣鹤和南宫夜真的超好啊!

「屯梗」屯着 说不定哪天我就想到写呢

呃……大概就是古代的转动的石门吧,绕着中轴转的那种吧。


「他在石门的另一边由内而外在他的右侧推门而出,而此时此刻在你的这边你却在由外自内你的右侧推门而入。」

TT,突然脑抽风想到的,古风文应该可以用上,应该没人要,我就先屯着吧

文豪乙女「横滨F4×你」文豪们的你

文豪野犬「横滨f4×你」

有一个超级懒超级懒的女票会是怎样的呢?

芥川ver-

你本身就懒,更何况夏天出汗还要天天洗澡,洗完出来就是一身汗……

你总是不想洗澡,拖到深更半夜才动身磨磨蹭蹭的去卫生间开始洗澡。

因为工作,芥川他总是忙完公事便休息了,但是你偏偏怕黑,洗完澡不敢关灯,所以你总是拉着他在外面陪你,直到你洗完才回房睡觉。

直到有一次。

那天晚上你洗完澡后刚擦净身上的水后便是满身都是细细的汗珠。

你寥寥草草的穿上上衣,顾不上扣上胸前的扣子,便跑出了浴室。

“热死本宝宝了,芥芥,我先进去吹空调了!”你急急忙忙的跑回了卧室。

关上客厅的灯芥川便进了门。

“啊~芥川龙之介~帮我把空调温度调低点,帮我扇扇我要热死了。”你说着用手当扇子摇着,胸前的两只也随着手的幅度摇晃着,一片春光毫无保留的暴露在芥川龙之介的眼前。

“是吗?那你先帮我把火扇灭吧。”他欺身压上,炽热的巨物抵着你,吻上你的唇。


中原中也ver_

“啊,不好意思迟到了。都怪那丫头。”每当中也迟到时都会把责任推到你身上,但是他迟到还真怪你。

每天早上起床都是你的煎熬。

“喂,起床了。”每天中原中也都会准时叫你起床,他会早早洗漱完毕给你让出卫生间。

“在睡一分钟……就一分钟嘛……”每到这个时候你都会这样子对着他撒娇,因为你知道,中也最受不了这一套了,而且也屡试不爽。

“哎,就一分钟啊,到点我就叫你起床了。”他说着也躺下靠在你身边,将你搂在怀里,大手一下一下的轻轻拍着你。

就这样,你们都睡着了……

“啊!现在都几点了啊!”

今天的中也又迟到了呢。


太宰治ver_

太宰治认为他是天下第一勤快的。

“勤劳的小蜜蜂~”你总是这样叫他。

“太宰~今天我休息,你也在家陪我嘛~”你的工作蛮轻松的,基本都是上一天休一天的,太宰治基本上是没有休息的,不过他也上出了一天一休的感觉。

“好吧,亲爱的,你要什么,我都帮你卖回来。”太宰治知道,你要他陪你无非就是家里你喜欢的,想要的东西快没了,要他跑到楼下买上来。

“喏。”你递给了他一张清单,按照国际惯例在他的左脸颊啵了一个。

等到太宰治回来你已经饿的葛优瘫的瘫在了沙发上。

看到你这副德行他立刻撕开一包薯片,你看到立刻张开嘴待投喂,可他却含住了一半将头凑向了你。

“亲爱的这么懒,就让勤劳的我帮你做做运动吧。”

最后太宰治可能把那半片薯片和你一起吃了。


中岛敦ver_

“由于小姐太懒了,所以呢,现在我替小姐说完这一段奇葩的事情。”中岛敦天真的说着。

“夏天了,小姐说她这个夏天一定要好好的减肥,所以呢一个旱鸭子的小姐就打算让我教他学习游泳。”

“欸,但是我们办了卡一起去,小姐几乎是在玩啊,圈着一个超级可爱的游泳圈在那里划水。虽然很积极的要我示范,但是好像没有自己练过的说。”

“对了,还有一次!小姐她可能是太累了,泡着泡着竟然在泳池里睡着了,还好有游泳圈,真是把我吓死了啊!”

“欸!不说了,小姐叫我了。”

敦匆匆忙忙的跑向了像他招手的你。

“这是谁啊,问你什么呀。”你好奇的问着中岛敦。

“啊!好像是我们的邻居吧。对了,小姐这次叫我来有什么事吗?”敦笑了笑满脸天真的看着你。

“哦,对。敦,把我推到浅水区那边吧,我懒的游。”你打了个哈欠说到。




嘿!我又来了~

感觉好久没更文野了!
失踪人口报道~

不要吝啬你的小心心嘛
爱你们哟~

阴阳师乙女「夜叉×你」式神们的你

夜叉×你

*梗源于萧敬腾雨神的歌词
*ooc有
*雷者慎入

歌词:
冒着绝对的风险,是靠在我胸前,还是说再见。

正文开始

自从黑晴明的出现,八百比丘尼的叛变已经使平安京动荡不安了,更何况你曾经于八百比丘尼为伍,他们顺手过河拆桥,将你拖下水。

那时的你已经自身难保了,你几乎是面对着全世界的质疑与谩骂。

那曾经对你忠心耿耿的式神们也被贴上了失心,叛变的标签。

“阴阳师大人,黑晴明他们攻过来了。”山兔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像你报告着。

这么快……

你倒吸一口冷气,暗中咬咬牙做出了决定。

“式神们,咱们一定要守住我们大家都阴阳寮!”说罢你便穿戴上御灵,指挥着式神们作战。

“哼,自不量力”黑晴明如是说着,双手一挥宽大的黑色长袖依风飘起。魍魉纷纷从四周涌出将你重重包围。

“喂!注意集中!”你脑袋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是心物传音。这...这是夜叉的声音!那坠子...他还带着......想到这里你已忍不住泪目。

那坠子是你亲手雕琢出来送给他的,那坠子灵犀一对出自你手便是心物传声的绝佳物器。

至今你也记得你红着脸亲手将这对玉佩的另一坠送给夜叉,看着那一成不变带着轻笑的脸,那个让你痴心的脸的主人,任他拥你入怀,听着他在你耳边轻轻吐出的字句,谢谢。

也记得他的不告而别。

他在这里...

他还记得我...

他真的没有背叛我们!

你一跃而起,跳出魍魉的重重包围,落在寮院里的大樱树追高处,用力眺望着你那最熟悉的身影。

没有...不在这里

忽的,你只感觉到双眼一黑重心不稳的向树下跌去,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你感觉到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将你稳稳接住,在你耳边轻轻吐出一句话:“没事了,有我。”

当你恢复意识时你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你醒了。”当你走出房门踏入庭院时看到了站在树下的那个人。

那人像你走来,你看清了他的模样。

一头红的刺眼的发色,墨绿色的衣服,肩上披着雪白的披风,那把三叉戟早已变了模样。

可没变的是他腰封上挂着的坠子,他永远带着微笑的嘴角,和他看着你时温柔似水的眼神。

“夜叉?你...为什么在这?你...你不是投靠了黑晴明吗?”你难以置信的问他,虽然你知道他是不会背叛你的但是你仍想从他的嘴里听到肯定的回答。

“是,我是叛变了。只不过是站的队伍变了,但是我的信仰还是没变。是吗?我的信仰。”他看着你的眼神仍是那么的坚定不移没有一丝动摇,他轻轻的圈你入怀,将头搁在你的脖颈间,轻嗅着你的味道想将它牢牢的记在心中。他呼出的气轻轻撩过你的耳边,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

但...他的语调变了,人也连同语调变得轻浮。

”为什么?我以为你会永远站在我这一边的!“你简直不敢相信这种话会从他嘴里说出。谁都可以唯独他不行。

你一把推开他,他也没有像以前一样死皮赖脸的又黏回来。而是干脆利落的转过身,点上了一管烟。

烟雾随风飘散到你的面前,将你迷离的思绪重新拉扯回现实。“既然你背叛了我们加入了他,那不是要取我性命吗?”

“啊,就是这个问题最让本大爷头疼了。所以现在本大爷里外不是人了。”夜叉扶着额笑着说,“这里是快藏不住你了。要么你现在和我一起出去面对全世界的质疑冷眼...要么...”

要么......杀了我。

“要么什么?我问你要么什么!”未待他话说完你便打断了,你的语气几乎是咆哮。不是你不想听到这几个字,而是你不敢从他的嘴里听到这几个字。

“好...夜叉...你真的希望我们就变成这样吗?"你的泪一滴滴顺着脸颊划过,夜叉伸手准备为你擦掉却被你一手打开。

“你能不能让我先静一静。就一天的时间好吗?”你可能是想失声大哭,可你却不允许自己在这样的地方以这种形式见到夜叉又这样毫无遮掩的在他的面前展示自己的脆弱。

“嗯...”没有过多的言语,夜叉淡淡点头转身离去,留你一人独自站在庭院里。

                    你...该怎么办?





❤️内个…要糖扣1
❤️刀扣2(应该没人会扣)
要不要车😂 


哈哈哈失踪人口回来报道啦!
那个想码个双结局的
我选择困难症…小天使们来定吧(反正应该都会写的吧///)


还是谢谢大家花时间看我的无聊产物
感觉回到了被迫写应试作文的时候😂

小天使们来找我玩啊
来扩列私聊啊

笔芯哟///

阴阳师乙女「夜叉×你」式神们的你

夜叉×你

#ooc有点哦
#不喜慎入
#微阎判/黑白

当夜叉还被封印在召唤阵中时他曾听有人说过--

召唤出来时式神一定要弱势一点,因为在那一段时间式神的能力是最弱的,而且一定要在一开始就讨好阴阳师,不然会被遣送回来,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虚无之中。

很好,我们的夜叉成功的相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偷偷的在一个纸上写下了一行字。

“请大人不要摒弃本大爷,本大爷今后会努力的。”

看着这些字,夜叉只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耻,但是为了自己的光明前途,为了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搞事情他便忍了于是把“本大爷”改成了“吾”。

当你终于肝出一百勾玉时,守不住东西的你打算立刻花掉,碰碰运气说不定能靠这一张黑票票证明自己的血统。

“QQ牛粒子哟”

一声咒语划破天际,一道闪光。

一只东西从召唤阵里爬了出来,背对着你,紫红色的长发下靠着一张纸板。

你走进看清纸板上的字--哇,是那个式神那么可爱啊!

顺着紫红色的发尾向上看去,头顶上有着一对犄角……

“老……老公……?!”惊喜的似乎想要脱口而出,但是你还是活生生的咽了下去。

“快,老……夜叉,转过来给阿妈看看……”激动的你差点说错了话。

闻言,夜叉乖顺的转过来身,“哼,看到纸上写的没,本大爷不想说第二遍了。多多指教……”回头的第一眼便看到了你涨红的脸。

他的话还没说完,你就迫不及待的把两个大达摩两个两星式神,两三个大达摩三个三星式神……塞进了夜叉的嘴。直到寮里值钱的东西都给了夜叉,你才停了手,满意的看了看眼前已经变得更加帅/gay/气的六星夜叉。

“喂……女人……”夜叉的话还没说完便感觉到了大量的力量从胸口涌起。

还没等夜叉说完,你便拉起他的手跑去隔壁寮,让那里的村边二狗子见识见识你的夜叉。

拉着他跑了一圈你已经气喘吁吁,已经没力气跑回自己寮里向其他式神介绍你的夜叉了。

“哈……夜叉……等一下阿妈带你回去见见大家……跟大家打声招呼……你就和我们是一家人了……”你喘着气说着,虽然已经没力气了,但是你的手却仍牢牢的抓紧着他的手。

“笨女人,走不动就别走了……”夜叉也看出来了,你见他的第一眼中充满的是喜欢,甚至是爱恋,纯净的眼眸中倒着他的影子似乎坚定着你的心。

你感觉身体一轻,你被夜叉公主抱了起来“那些东西我也不是白吃的,说一下你寮在哪儿呢,本大爷带你回去吧。”

告诉他了位置后你索性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将头搁在夜叉的脖颈间,感受着他的体温,耳畔边徘徊着他温柔的嗓音和轻轻的喘息。

等到你们到了自家的寮后夜叉并没有像你所说的与式神们打招呼,而是胡乱抓起一个式神问清你卧室在哪里便直径朝你卧室走去。

“哥,阿妈是被抢劫了吗……她包里唯一几个值钱的的东西怎么都被别人抢走了。”鬼使白拉着黑的衣角说到。

“嘁,那黑蛋说好要给你的,到头来还是食了言。”鬼使黑摸了摸白的头“哥哥帮你去算账。”说完便打算往你卧室走。

“鬼使黑,那位大人累了,等大人恢复了再去叨扰他们吧。”威严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是阎魔和判官。

“但……”鬼使黑还没说完。

“阴阳师大人几次说好要给吾的判官黑蛋的,你看哪次给我家吃了的。”阎魔也很无奈,谁教他们有你这个守不住东西的阴阳师大人。

“哈哈,话说鬼使黑啊,我看那紫毛的样子估计阿妈已经把他升六星了,你个五满是打不过的哟。”狐妖靠着那颗打樱树打开折扇半掩着面说到。

“嘁,你这家伙……”

寮院似乎变成斗技场了……

房内--

“那个……夜叉……放我下来吧,我现在完全恢复了……”看着夜叉从方才到现在一直抱着你你也不太好意思,便要求到。

“嗯?是本大爷的怀抱使你不舒服吗?”闻言夜叉挑眉看着你,嘴角勾上了戏谑的笑容。

“不……不是的,我是怕我太重把你累着了。哈哈……”你挑眼看见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又补充道“天也暗了,我安排你的房间去睡觉吧。”

然后你被那双大手放到了床上。

再然后你眼睁睁的看着夜叉脱下外套露出结实的胸膛走向你的床榻。

再再然后看着他顺其自然的躺上了你的床,圈你入怀。

“是挺晚的,既然你累了,本大爷困了,那本大爷就勉强和你挤一张床吧。”




嘿嘿,这里巍亦叫我小安也可以啊
目前是第一次发阴阳师同人///
不过我会继续的!
主文野/阴阳师的乙女
喜欢就双击呗❤️
不要吝啬各位的小心心嘛
我会努力更新哒,求关注嘛❤️

谢谢你们能花时间看我的文章,我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