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亦.

嘿(⁎⚈᷀᷁ᴗ⚈᷀᷁⁎)这里巍亦。大家也可以叫我小疼/安安哦

主文野/阴阳师乙女

看了看世界,就我一个却cp嘛扣扣940830544来勾搭我嘛~

一个走在画手的路上,梦想当一个歌手的文手。想勾搭画手QAQ

萌新求助

上次入坑后经过道友的帮助在b站上找到了qaqqq但是现在发现金光的好像都删啦!只有一些武打或退场的片段啊qaq 好像继续疯狂吸金光啊!那个道友们知道哪里可以看吗qaqqq 求告诉我 谢谢!

「文豪乙女」中原中也ver.2

抱歉来迟了
上篇链接http://weiyi213.lofter.com/post/1ee91665_1101fd1f



……
这个人是神经病吗?

来到了厨具间。

“喂喂喂!叫中原中也的,你带我来着里干嘛?”白事关枭一时没想到他来这里干什么,话没经过脑袋就脱口而出。

“你是笨蛋吗?我们当然要拿着这些东西先冲出去啊!”白事关枭挨了中原中也一记爆栗,他说的难道是真的吗?

半信半疑的白事关枭随手拿起了一把比较细长的白瓷刀。

这把看着不错,老早就想买回家试试手切切水果了!这样想着白事关枭就握起刀挥了起来。

“干嘛啊!想谋杀啊!拿开!这些刀都开了刃的!”出于本能反应,中原中也一掌打开了白事关枭握着刀的手腕。

“欸,很疼的,神经病!打什么嘛,不瞎挥不就好了吗。”白事关枭小声是嘟囔着。

“哎,赶快吧,等一下冲出去了就好了。”时间真的不早了,这外面应该也撑不了多久了。

“准备好了吗?啊!算了你不用准备什么了,保护好自己就好。”不容得白事关枭插话,中原中也就一把拉住她的手往外面拉。

“嗷。”还没走多远就见一个影子向他们跑来。

“来了…”低吟一声中原中也已经做好了作战准备,将白事关枭护在了身后。

“啊啊啊!真的!真的是僵尸啊!”看清来者的面容后白事关枭失声大叫到,她控制不住的三下两下冲到中原中也面前随手抓起旁边的拖把就暴力的桶向那个可怜的丧尸。

“卧槽(`皿´)还真他妈是真的!吓屎老娘了!”一手抓着拖把压着那个丧尸,一边有用手边的白瓷刀向那个的头捅去“对了对了,要爆头。”

看到这么凶残的白事关枭,中原中也真的快流冷汗了,是失恋的女人真的很彪悍……还是白事关枭本身就很彪悍……

拔出了那把白瓷刀,枭随意的将刀在一张桌布上擦了擦便转头向中原中也面前,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说“这真的是僵尸吧,这会不会是你请群众来演的吧,完了完了我杀人了。”(八级瞳孔地震)

“哈,哈哈,干的不错,那真是僵尸……”说实话,刚才中原中也真的被白事关枭吓到了,而且后知后觉,反射弧真的很大啊!

似乎是听到了声音,僵尸们聚拢了过来。

“这么多僵尸,我们肯定搞不定的,还是赶紧逃跑吧。”白事关愣在那里说到。

哇,你这是抢我台词啊!

白事关枭一把拉住了中原中也向只无头苍蝇一样没有目的地的跑着。

哎,真的是个蠢女人啊。

被拉在后面的中原中也加快了步伐跑到了枭的面前,紧了紧握着她的手。

“笨蛋,你能带我去哪里啊。跟着我走吧,以后也要跟着我哦。”


真的抱歉 来迟了
最近学校真的很多事儿。压根儿就忙不过来
前面有铺垫 可到后面就完全写不出来了 原谅我草草收尾
谢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
我会继续加油的


文野语C



当我初来乍到港黑时,便是芥川前辈接手带领我的。
我出过很多错,最严重的一次我现在还记忆犹新。那是在我来港黑后四个月的一个秋天,那个任务就芥川前辈和我还有一个武斗派的前辈,因为我的冲动让那个前辈丧了命。这是我执行的第一项任务,芥川前辈因为我负了伤,那位前辈丧了命,而我却被芥川龙之介保护的毫发无损。
仍记得那时他冲在我的身前对我说的话:“老实待着,在下可不想看着你负伤回去。”

AKS-lian_衣:

点图
这种描述我就是想画成男你…
@巍亦. 
我知道和你心目中的那种一定不一样(捂脸哭

蒹葭

蒹葭

思绪回溯,他着一身青衣恍然间来到了这个芦苇青青悠然随风的河畔。

他早已不是当年的少年,而此时见到了此情此景,仿佛又回到了他少年时。

-怀着一颗真挚,炽热的心,痴情的迷恋爱慕着她。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似有婉转的歌声久别后又一次飘入他的耳畔。

眸光随着歌声展望而去,在青青的河畔,他仿佛又见到了当年那个白衣俏丽,衣袂飘飘,笑滟如花的少女。

似回归了初心,又似心中不在有所彷徨,他逆着那如瀑般的蒹葭,一步一步的走向那水中的小岛。

那少女的身影像是心魔,当他撩开苍苍的蒹葭时悄然不见。只是在小岛的中央放着一把熟悉到让他落泪的琴。

又是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步伐没有他来岛时的急促,而是相对沉重的。

琴似被时光封印,红木暗雕,一尘不染,找不到丁点时光在琴身上印下的痕迹。

走到琴旁,他席地而坐,抚摸着琴身,十指微颤的一指一指的撩拨着琴弦,双泪无声的从他的脸颊划过。

薄唇轻启,悠扬而断肠的歌声从他哽咽着的喉中传出。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诈尸!
初三时就有的脑洞,然鹅被同桌打击


脑洞大概就是:
男主和女主相恋,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女主不得不离开他。
那把琴和蒹葭便是他们的信物
琴是他的,歌是她的。
❤️

「文豪乙女」中原中也ver

中原中也-
世界末日,丧尸爆发
#ooc有 女主 白事关枭
#无异能 欢脱向
#有后续
(来自小天使的点文啦 那个,我不会艾特😂)



谁也没想到世界末日会就这么来临,白天白事关枭仍和她男友卿卿我我,中原中也仍在商场看着挑选着帽子,和太宰治斗着嘴。

白事关枭的男友在晚上逛超市时提出了分手。这么突然,让白事关枭有些承受不了。

“咱们分手吧,我在以后会成为你的拖累的……”他低着头,看着着一脸震惊的白事关枭“走吧,我把你送回家吧。”他宠溺的摸了摸枭的头,推着购物车去付账了。

他可以那么洒脱,但是白事关枭却不行。

“为什么……算了……你先走吧……”一时语塞,白事关枭感觉什么挽留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她转身离开超市。

白事关枭一个人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公园里瞎逛,想用这种方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和我好好的,为什么要在现在离开呢?

天色暗了下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白事关枭朝超市走去。

轻车熟路的翻过超市的围墙,走到一个破旧的小门,三下两下解开门锁白事关枭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随手带上门。

对√要把悲愤化为食欲!

直径走到零食区撕开一袋就开始吃。

“哐。”超市里的灯光一下子都亮开了。

看看手机荧屏,显示是凌晨一点,谁会在这个时候回超市?白事关枭蹑手蹑脚的准备躲在售货架旁。

“啊!”谁知突然她的双手被人从后擒住。

“好大的胆子啊!这么晚还一个人留在外面,吃这么久了就不想着回报我一下啊!”一个男声响起。

“你谁啊!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白事关枭嚷嚷着。

“那你报啊!这家超市是我的,看警察来了抓谁。” 男人轻轻放开擒着白事关枭的手“来我这里几次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还有,外面都乱成一锅粥了。”

“外面乱不乱跟我有屁关系!我现在脑袋里很乱啊!”白事关枭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愤愤的说着。

“啊啊~外面似乎是出了瘟疫,简单来说就是丧尸。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吧,一直躲在这里不安全,还不如出去找地方求救。”

“那你来着里干嘛。”

“我注意你很久了!知道你在我这里吃完就拍屁股走人,要是你死了谁付我钱啊!”中原中也揉着太阳穴头疼的说到。

谁知道这个女人这么麻烦啊!

“啥( ・◇・)?丧尸?你他喵谁啊!不知道老娘失恋了!还故意来骗我,骗我好玩吗?”感觉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完全是疯子,白事关枭一字一句的怼了回去。

“你反射弧真的很长欸,我叫中原中也,没有骗你,爱信不信,快死了可别来求我救你。”看着眼前的白事关枭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吃着薯片,中原中也就气打一处来,可又撒不出去。热脸贴个冷屁股。

“得,甭跟你废话,跟我走。”说罢中原中也拉起来白事关枭的手在超市里逛了起来。

“喂喂喂!你现在还有心情逛超市?”白事关枭稀里糊涂被教育一通,还被警告外面丧尸爆发了!

这个人是精神病吗?





哈哈!诈尸了!
欢脱向
女主叫 白事关 枭
无异能向

希望你们能看下去,有后续的,一二三……
啊啊感觉我快懒死了!

谢谢你们一直都支持
笔芯 爱你们哟~

「文豪乙女」(伪)芥川龙之介

「窗子」-芥川龙之介

#第一人称
#没头没脑没头没尾的文
#厕所读物



平淡无奇的我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

我的日常生活无非就是在休息时间追追番或者补补番。然而最近我却迷上了一个旧番-文豪野犬。

我真的超喜欢里面的剧情和画风,特别是芥川龙之介。我真的超喜欢他。

自从那以后,我开始因为我的一点点小私心来写他的乙女文,同人文,或者耽美的。

每天都在脑补他们的故事。在每天晚上,风都睡下来的时候一下下的敲出心头的文字,发表出来希望大家能看到我写的故事。

今天我依旧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准备上学。一路上没有注意太阳光线照射的方向,没有注意每日晨风吹过的方向,没有注意为何在炎炎的夏日树叶却枯黄的偏偏飘落。

仍是无精打采的到了学校,坐在靠窗的位置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微风吹过,吹起半遮掩窗帘,也将我的思绪从梦中带到现实。

“咳咳咳……”窗外传来一阵轻咳。

是谁在窗外走过?

微风源源不断的从窗外吹过来,窗子外的事物有意无意的照进我的眼眸,让我看清了窗子外的东西。

发尾稍许有些白的少年穿着黑色的风衣站在窗子外,稍稍侧着身子,用手捂着嘴轻轻的咳着,并不希望打扰到其他的人。

回头发现教室里并没有人,这让我越发觉得奇怪。

因为稍许的近视,我并没有看见窗子外的人是谁。

我稍稍眯起眼睛凑近想看清窗外的人,却没想到那人也抬起头看向我。

突然感觉眼前似乎更加清晰,窗子外的少年正是他!

-芥川龙之介



写的没头没尾,大概就是来到了镜面世界

失踪人口突然回归(诈尸)
突然脑洞的结果///
不要脸的打tag(轻打)
反正烂文一个吧(ㅍ_ㅍ)

不要脸的求小心心❤️

「屯梗」

「梦境障碍症」常伴随「嗜睡症」患者,患者在睡着的情况下依据自身的状况而进入自己的梦境。

而患者自己在进入梦境期间并不知道自己身处的是现实还是梦境,患者大脑并分不清。

所以,患者的思想和意识有时是分不清 控制不住的。

醒来和入梦无意识,因为在梦中时身体各个部位都是休眠状态,所以并不影响身体状况,「梦境障碍症」只是精神上的疾病。




早就想出了,也发了一篇原创文,结果贴吧里说有违禁词所以被禁了qaqqq
等我肝完手中这篇我就再用这个梗写篇文野的吧tatttt


梦回南朝乙女「鸣鹤×你」

鸣鹤×你

相遇篇

“宛香苑见。”

短短的几个字,加上几副简笔画包成的一封信换走了你的暖玉。

哪个混蛋⋯⋯

你按时赴约来到了宛香苑⋯⋯

话说 这不是青楼吗⋯⋯
那个混蛋要把我卖了吗⋯⋯

在你想入非非时。

“这位小姐是在等人呢?还是就是这里的人呢~没见过你呀,新来的吗?”一个典型的痞子的声音从你背后响起。

你转身一看。

嗯⋯⋯和纸上的简笔画挺像的啊,画画水准还行。

“小女子并非此人,也并非等人。公子何事?”先逗逗这个混蛋再说。

“呃⋯⋯抱歉啊,小爷认错人了⋯⋯”他尴尬的笑了一下,眼睛眯成笑眼,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刘海修剪的刚刚好微微掩住了淡淡的柳叶眉,皮肤光滑洁白,像玉般无暇。

他的腰间系了一块玉环,成色极好,散落的长发尾编一节辫子,辫尾扎了一个同心结。

“不过⋯⋯公子不好奇我来此何事吗?”看他转身就走的架势,你叫住了他。

“哈⋯⋯小爷差点就被你骗了呢。”他停住了脚步,玩弄这他的辫尾。

“混蛋!快把东西还给我!”看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你就来气。

“嗯⋯⋯跟我赌一场吧。你赢了我给你,我赢了你给我。”他似笑非笑的说。

“行!打赌我没输过。”你豪爽的往桌上一拍。

规则:别人筛骰子,1-3算小,4-6算大,猜中了的算赢。

“我先!小!”

“那我就只有大咯”鸣鹤说到。

“小小小小小!”你大叫。

鸣鹤那一脸鄙夷的眼光看着你,在青楼中还叫这么大声,那么激动。

大⋯⋯

“啊啊啊!暖玉没了我怎么拯救世界啊!”你抱头大喊。

“喏⋯⋯”鸣鹤伸手递给我暖玉。

“不是说我给你吗⋯⋯”

“小爷说你给我又不是给我这块玉。是 你,给我。”



啊啊啊!强行安利这个游戏啊!
梦回南朝!!!
吃我安利吃我安利吃我安利啊!

鸣鹤和南宫夜真的超好啊!